美國職業外交官在特朗普對烏克蘭交易的彈House調查中作證

華盛頓(路透社)-民主黨領導的美國眾議院週二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進行彈each調查,對美國職業外交官喬治·肯特(George Kent)提出質疑,喬治·肯特已經在烏克蘭和其他地方與腐敗作鬥爭。

調查的重點是7月25日的電話,特朗普在該電話中向烏克蘭總統沃洛德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施加壓力,要求調查針對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毫無根據的指控。拜登。



49歲的拜登(Biden)在周二播出的ABC新聞專訪中否認對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的過去工作做過任何不當行為。

但是他對自己與Burisma集團的交往給“一些非常不道德的人”提供了“以非法方式行事試圖對我父親造成傷害的機會”的機會表示遺憾。那是我犯錯的地方。”

肯特是負責美國對包括烏克蘭在內的六個前蘇聯共和國的美國政策的副國務卿,戴著紅色領結到達國會山,並忽略了記者大喊大叫的問題。

參與彈inquiry調查的一名官員說,在國務院指示他不作證後,肯特收到國會傳票後出現了。

特朗普的前俄羅斯顧問菲奧娜·希爾(Fiona Hill)向眾議院三個委員會進行彈each調查細節的第二天,這是美國和烏克蘭官員之間高層會議的彈day,包括她當時的上司,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和戈登。知情人士說,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說。



這位知情人士說,希爾說,桑德蘭提出了調查問題,她和博爾頓都對他正在提到對拜登的調查感到震驚。兩人離開了會議,博爾頓建議她與NSC頂級律師約翰·艾森伯格(John Eisenberg)進行諮詢。

《紐約時報》報導說,博爾頓同樣受到總統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其他政府官員協調對烏克蘭的活動的困擾。

《報紙》報導,希爾引用博爾頓的話說:“朱利安尼是一個手榴彈,將炸毀所有人。”

博爾頓的一位女發言人說,他對證詞不予置評。

民主黨人指控特朗普在扣留旨在幫助打擊烏克蘭東部由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的美國3.91億美元安全援助後,向一個脆弱的美國盟友施加壓力,向拜登挖土。澤倫斯基同意調查。特朗普最終允許了援助。

特朗普否認有不法行為,並為他對澤倫斯基的要求辯護。拜登長老也否認有過錯。

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將於本週晚些時候作證,以回應國會傳票。

前紐約市市長朱利安尼(Giuliani)面臨星期二的截止日期,以提交與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傳喚的烏克蘭事務有關的文件。他沒有說他是否會遵守。

“ DISINFORMATION CAMPAIGN”
星期五,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瓦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違反了國務院的命令,拒絕與眾議院調查合作,給予嚴厲的證詞,其中她指控特朗普政府根據虛假主張將其從基輔召回。

根據國務院上個月與國會工作人員共享的一攬子材料中包含的電子郵件,後來路透社看到,肯特告訴同事們,約万諾維奇已經成為“經典虛假信息行動”的目標。

約瓦諾維奇(Yovanovitch)在周五的出庭中否認朱利安尼(Giuliani)的指控,稱她向烏克蘭官員提供了“不起訴名單”以保護拜登(Biden)等人。

肯特在給同事的電子郵件中說:“假冒的一個主要標誌是,大多數名稱的英文拼寫錯誤-我們永遠不會那樣拼寫。”

肯特建議美國商務部通過“將所有拼寫錯誤和語法錯誤用紅色圈起來並重新張貼”來進行反擊,就像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為反擊宣傳所做的那樣。

肯特(Kent)在哈佛大學主修俄羅斯語言和文學,他曾擔任過幾項工作,要求他應對烏克蘭的腐敗問題。烏克蘭在透明國際腐敗認識指數中在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20位。

在擔任現職之前,肯特(Kent)從2015年至2018年曾在美國駐基輔大使館擔任副團長,並於2014年至2015年擔任國務院歐洲局的高級反腐敗協調員。

一位前美國官員說,肯特一直是國務院內部最警惕的官員之一,他們報導了烏克蘭的腐敗並試圖與之作鬥爭。

0 Comments